无痕♡公子世无双

头像感谢面包菌(。・ω・。)ノ♡
这儿无痕请多指教♡
cp吃得杂且冷所以不点推荐
更新速度慢过蜗牛
以甜文为主,不过也会开虐x
目前主吃的cp:
最近沉迷王室教师海涅里的大王子x 伯爵!艾爱超好吃的!
(每天沉迷于吸爱因斯特x)伯爵相关都能吃!
全职喻王(喻),吃大部分老王相关
网近韩顾(可互攻可无差但婉拒顾韩)
欢迎小伙伴来勾搭!

[韩顾]千里共婵娟

    终于肝完了这篇贺文……背景沿用上篇设定,虽然这篇并不明显x

    题目与文中的歌词为苏轼的水调歌头x
    希望大家喜欢w

     八月半,中秋夜。
     对历史悠久的顾家而言,那些西洋节日可过可不过,但这中秋日确是必须要过的,还未到八月半,就陆陆续续地有顾家人回到了本宅,一时赶不回来的也发了手写的书信回来,顾飞因为要跟着学校的作息,回来的比他们要晚一些,八月十四日晚才回到本宅,次日还要帮着张罗相关事宜。忙忙碌碌了一整日,大家才聚在了庭院里,围着张大圆桌子坐到了一块,各种精致的小点和传统月饼摆满了一桌子。都是一家人,无需什么客套话和虚假的礼节,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,不知是谁说了个笑话,引得全桌人哄堂大笑,也有人看着天上那抹圆月吟诵了一句让大家齐声叫好的诗。顾飞抬头看了看,刚刚还带着淡黄色光晕的圆月不知何时收敛了周遭的光芒,隐到了薄薄的云雾中去。有留意到顾飞举动的人跟着看到了天上那个不再明亮的月亮,似乎想起了什么,默然。悲伤的情绪是极容易感染人的,在这种氛围中,人们不禁想起了远在他方的兄弟姊妹和心上之人,“明月几时有”,是谁开了个头,大家都跟着一起唱了下去:

“把酒问青天

不知天上宫阙

今夕是何年

......

人有悲欢离合

月有阴晴圆缺

此事古难全

但愿人长久

千里共婵娟”

    一曲罢了,大家举起酒杯在空中相碰,以表达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之情。顾飞一口饮尽了杯中酒,有些辣辣的,虽不想承认,但他确实是想起了那个讨嫌公子,在这个家人团聚的日子里。桌上的气氛在低迷一阵后又重新活跃起来,顾飞趁大家都没有留意他这边,悄悄地离开了庭院,在连接庭院和各人房间的长廊上停下,摸出手机熟练地按了一串号码,在欣赏了一段高雅乐曲后,那边终于有人接起了电话,“喂。”毫无感情波动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顾飞有种被噎到的感觉,感情在上演悲情大戏的只有他一个啊!压下心中的那点躁意,开口:“你现在能上游戏吗?”

     “能啊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“能就快点上,我现在就去上游戏。”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韩家公子听着挂断后的忙音,切了一声,“莫名其妙。”嘴上这样说着,他还是起身拿上游戏设备登录了游戏。

      顾飞在长廊上飞奔着,直到到了尽头一个房间门口才停了下来,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后,他拉开了房门,房间的主人因为太懒连窗帘都没拉上就睡上了,也因为他的懒,顾飞才能借着淡淡的月光找到被随意放置在桌上的游戏设备,“我用下你的设备啊。”虽然知道对方还在睡梦中听不到,但出于礼貌顾飞还是招呼了一声,然后就进了游戏。他没看到的是,床上裹着被子的那坨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云端城,法师学院。
      白光闪过,顾飞大步离开了复活点,前往刚刚才与公子定下的地点。兴许是因为中秋节,街上的人不如往日的多,亏得游戏方为了渲染气氛把月亮弄得又大又圆,圆的甚至有点不真实。全敏加点的法师全速前进,没用多少时间就到了目的地,行会驻地的楼顶。顾飞到时,公子已候在了那里,轻轻地晃着手中的酒瓶,对月独酌。顾飞走到他旁边,挨着坐下,顺手夺过酒瓶饮了一口,公子也没有阻止,只是在他喝完后默默地拿回了酒瓶继续喝,也没问他为什么把自己叫上游戏。他不问,顾飞也乐得不说,毕竟想他了这个理由,怎样都说不出口。安安静静地坐了一会后,顾飞想起了什么,从口袋中掏出个月饼,“吃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什么馅的?”

      “五仁的。”看公子脸上的表情并无异常,顾飞又掏出把小刀将月饼一分为二,递给公子一半,自己则捧着另一半啃了起来,不得不说,游戏方为了这个中秋节还是挺用心的,特意推出了月饼不说,味道居然还不错。公子也咬了口月饼,“马马虎虎吧,”撇撇嘴,“要是是我,我会做的更好吃。”
      “那你倒是做一个来试试啊。”顾飞早已习惯这家伙的自恋,顺着他的话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做了又怎样,你又吃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我这边,我不就能吃到了?”

    “你管食宿啊?”

 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  韩家公子沉默了一下,“好。”顾飞微怔,这家伙说真的?而且这么顺利的对话有点不像他啊?

     “发什么呆啊,赶紧吃完下线去,老子还有事呢。”好吧,还是原来的公子。
     一个月饼很快就吃完了,两人也分头下线去了,韩家公子在下线前深深地看了眼法师学院的方位,白光,人已去。
     顾飞将设备放回原位,正要离开房间时,被子里传出了一个闷闷的声音,“你和他是来真的吗?”
     顾飞顿住,反问:“你觉得这种事我会闹着玩吗?”
    “哦,那你祝你能过你老爹那关。”床上的人翻了个身,再次睡去。顾飞跨出房门,看着天上重新展露光芒的圆月,握紧了双拳,无论怎样,他都会让父母承认他们的。

END
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人,比心

发表于2016-09-15.24热度.